往事随风
  作者:湖杭高速公路1标项目部——蒋蝶  时间:2021-04-23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考研“二战”拟录取后,我时常想起“一战”复试失败的时光。

那是20193月底,复试结束当天晚上,吃完晚饭,我慢悠悠地逛回宾馆,上海的街头繁华喧闹,车声人声不停,在我的脑海中来来往往。等红绿灯时无聊刷刷手机,目标院校的通知突然跳入眼帘,所有的声音骤然静止,我战战兢兢地点开了拟录取名单,略微扫了眼。嗯?好像没有我,又一个名字一个名字认真看了遍,真的没有我。

那一刻并没有崩溃,只是有点懵,想快点离开人群,回到宾馆把门反锁,一个人沮丧地趴在床上,想哭又哭不出来,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,索性拿起手机,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了最亲的几个人,他们应该知道结局。聊完后,心里闷闷的,失神地盯着天花板长时间放空,罢了,睡觉吧。

第二天还要赶火车回老家过清明,起得很早,心情好像有所舒缓。因为不想让身边的人担心,也很烦别人不断的询问,我点开朋友圈,很正能量地发布了我没考上的消息。我说:我尽力了,不难过。其实怎么可能不难过呢?一件事,如此在乎过,为之拼命过,失败了,怎么会不难过呢?只是我真的很怕让爱我的人担心,更害怕他们无用的安慰。那些知道我失败后来鼓励我安慰我的人,感谢你们,但所有语言都是苍白的,伤痛只能由自己抚平。

一路从上海逃到合肥,脑袋昏昏沉沉的,一切都结束了。

到达合肥站,看着家乡熟悉的站台,悲伤突然难以抑制,我慌慌忙忙找了个厕所,提前把眼泪解决了。

故乡的春天明媚如旧,我已经好几年没感受过这么浓郁的春色了。走在一大片油菜花田里,金黄的花粉沾满衣裳,花香袭人,小蜜蜂嗡嗡地飞,我好像开心了点。第二天清明,和大人孩子们一起认墓碑,挖竹笋,乡村的路已经完全修通了,田野与人家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。我想,要是能考上,这些会不会更好看?

下午跟随亲戚的车回了家,短短歇息一晚,又回到学校,开始面对现实。写论文,找工作,该做的都上手做,乱想只会越来越难过,不如积极行动。不久,论文初稿完成,我也接下了龙8官网主页三公司抛来的橄榄枝,生活还在手中紧紧攥着。

转眼之间,两年的时光匆匆流走,当初为考研呕心沥血的记忆慢慢淡去,落榜时的痛苦却历历在目,同那时无法呐喊出的极度压抑相比,上岸后的短暂兴奋简直不值一提。

第二次考研,为求稳妥,我放弃了之前盲目选择的985名校,转而瞄准一所文科专业较强的211高校。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积累和工作后的历练,知识基础,心理状态都大大增强。尝过失败的滋味,扛过职场的考验,我逐渐寻到了属于我的那盏明灯,性格沉稳了,心态也更加成熟。四个月后,我将以全新的自我重新进入大学,不再为经济问题担忧,也比那些直接从本科跨进研究生的学生多拥有两年的工作经验。如果两年前没有落榜,现在的我会是怎样呢?也许学校好点,毕业时更年轻点,但依然是一个依赖父母,单纯幼稚的学生,为了考试而考试,为了上学而上学,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。

现在想想,曾经的失败似乎是上天充满善意的安排,是命运在我的耳边轻声低语:孩子,不要急功近利,你需要的是在挫折与磨练中找到初心,成长为人。

哪一个认真生活的人,没有过几段披星戴月的时光。沉湎于过去,不管是堕落的过去还是奋斗的过去,都令人颓废。从失败中学会的,从成功中获得的,未来要做的,才是最重要的。站在新的起点上,走过的路已经模糊,前路也迷雾重重,但方向是明确的,内心是明亮的,我也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未知。

春天快要过去了,就让往事随风而逝吧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Baidu